李安凡

【另类故事翻译】《门罗博士的奇妙把戏》

OCEANGREEN:

原文链接:
http://www.creepypasta.org/creepypasta/the-illusive-genius-of-dr-monroe#read
“女士们先生们,还有董事会的诸位贵宾们!今晚,我为你们准备了两大奇观!首先,请容我向大家展示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里程碑——不死之身。”门罗博士张开双臂,大声宣布道。像往常一样,他是个爱出风头的人。此时,他身披紫红色大衣,衣角随着他的动作起舞。
随着幕帘缓缓开启,一个半裸的苍白人形出现在大家眼前。一时间,观众席上议论纷纷。只见那人的双臂被紧紧地拷在椅子的扶手上,与台下的看客们一样满脸迷茫。
“这位先生不仅是个小偷,还是个杀人犯。毫无疑问,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毒瘤。今晚,他有幸来到这里,为我们展示医学的最新成就!”说到这里,博士沉默片刻,以便吸引观众们的注意力;然后,他从腰间取出了一个花哨的小瓶儿。“请看!我手中的正是跨物种移植的最新成果。大家想必还记得华生爵士,对吧?”
观众们当然记得。在一年之前的展示会上,博士向他们展示了一个一丝不挂的怪人。当时,它就这么大剌剌地趴在地上,眼中泪水直淌。它原先属于人类的头部早已被手术切除,换上了一只法国短脚猎犬的脑袋。在接下来的几个钟头里,这头怪物用舌头从碟子里舔着水,可喝下去的水却从它脖子上的针眼里漏了出来。它的手指与脚趾一刻不停地抽搐着,仿佛对大脑的更换无所适从。观众们欣赏着眼前的奇观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见大家跟上了自己的话题,门罗博士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“没错。除了排异反应之外,跨物种移植成功的关键在于温度——啊,抱歉,我有点儿跑题了。在此前的研究中,我发现了一种所有活体组织所共有的生物电频率,能够用于肉体的自我修复。于是,我发明了这瓶‘不死毒素’。一旦被身体吸收,通过血管扩散之后,它就能激活人体的钠离子,让它们对特定的电磁场产起反应。”他笑着伸出手来,拉动了一个巨大的开关;一时间,令人不安的嗡嗡声响彻房间。舞动的蓝色火花覆盖了一切,令人眩目;有那么一会儿,飞利浦家族报的记者——约翰•汉斯还以为房间就要着火了。
“当然,这种药物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:它能阻断人的痛觉。起初,我还觉得拿它充当麻醉剂简直是前途无量;可转念一想,这样一来我们可怜的外科医生还要怎么给病人动手术呢?他只要一下刀,病人的伤口就会马上愈合,连一个小口子都切不开。”说罢,博士抽出一把长长的剃刀,在空中挥舞,好让大家看清。
“就是它了!Exitus acta probat!(译者注:拉丁文,意为:结果决定一切)”他慢慢地举起刀尖,顶住受试者位于肋骨下方的腹部。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潮;被铐在椅子上的人似乎猜到了自己的下场——他大声尖叫起来,拼命地摇着头,挣扎不已。
博士没有理会对方的抗议。剃刀向前刺去,苍白的皮肤像软蜡一样一分为二,却没有流出一滴血来。受试者既没有哀嚎,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挨了刀子。转眼之间,奇迹发生了:刀口开始自上而下地愈合。伤口消失了,皮肤上连一点儿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一时间,观众们目瞪口呆。有些人以为自己看走了眼,还有人觉得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。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是不容置疑的。
后排的座位上飘来一个嘶哑的声音——“门罗博——”
门罗利索地从大衣下掏出一把手枪,转向离自己最近的观众,将枪口抵上她的额头,扣动了扳机。来自圣恩先驱报的罗莎•史密斯小姐尖叫一声,滑倒在地。子弹击穿了她的脑袋,在后方的墙壁上留下了清晰的弹孔,可史密斯小姐却叫得愈发起劲儿了。
“好在史密斯小姐已经事先服用过我们的药物了。事实上,在座的各位也是一样。”门罗博士这样说着,伸手指了指每张餐桌上的空香槟酒瓶。
室内一片寂静——大家的嘴巴就像被太妃糖黏住了似的,怎么张也张不开。终于,好奇心占据了上风。一位坐在第一排的小个子男士张开嘴巴,对着自己的手背轻轻地咬了下去。牙齿咬穿了从拇指到手腕的皮肉,却没有流出一滴血来,更不曾带来一丝痛觉——与刚才试验中的情形一模一样。那位男士眼看着自己的伤口表面蓝光一闪,破损的皮肉便瞬间恢复了原状,不禁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
起初,现场的自残行为还有所克制——大伙儿都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自己新生的恢复能力。不久之后,人们便将谨慎抛到了脑后。一个来自北部两省的大块头男人干脆求着门罗博士对自己开枪;在吃了一发子弹之后,他又向其它观众挑衅起来,要求他们朝自己射击,为的只是过上一把当不死英雄的瘾。
在观众席上还有这么一位女士,她此前一个劲儿和周围的人抱怨,说自己“坐了三个晚上的火车”来看展览是多么地辛苦。这会儿,她正忙着拧断自己右手长长的指甲,看着指甲盖儿沿着桌面蹦跶回来,重新接回指尖。“这真是太棒了!”她说,“要知道,好些女孩子做梦都想要再也不会折断的指甲呢!”
此时,室内早已乱成一团——人们一面把自己的关节掰得劈啪作响,一面用利器到处乱刺,闹得不可开交。在这一片混乱之中,赫尔兹医生总算收住了手,气喘吁吁地转向门罗博士。“你真的做到啦,门罗博士。你创造了一个没有伤痛的世界。只可惜,你的发明怕是要让我失业了。”他一面哈哈大笑,一面捋着下巴上的胡须。“话说回来,你不是说今晚准备了两大奇观吗?不过你的第一个奇观已经叫人大跌眼镜,怕是要盖过下一个的风头咯。”
话音刚落,医生就注意到了今晚的第一抹血色。绑在椅子上的囚犯——他的大拇指开始流血了。
赫尔兹医生惊慌失措地看向门罗。“博士,这是怎么回事?他的伤口怎么没有愈合?”
起初,门罗博士没有回答,只顾盯着手中的怀表。“别担心,我的好医生。这位先生显然是在我们把他绑到椅子上的时候受了点小伤。现在,距药效消失已经过了八分钟,伤口自然也就裂开了。”
于是,狂欢的人们纷纷安静下来,细细聆听博士的发言。“虽然我尽力延长不死毒素的药效,可到头来药物还是只能在人体内停留1800秒——也就是半个钟头。现在,是时候进行今晚试验的第二个步骤了——面对不可避免的结局。”
他看了一眼手表,然后向观众鞠了个躬,指向台上的受试者。于是,肤色苍白的男人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尖叫抽搐起来。一道鲜红的伤口沿着他的腹部浮现,仿佛有一把看不见的利刃剖开了他的肚子。
那月牙状的裂痕让人不禁想起门罗博士迷人的笑容。

评论

热度(96)

  1. 李安凡OCEANGREE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JYiKzOCEANGREEN 转载了此文字